点击最多

随机文章

解读百合网的爱情模式

2018-03-17 06:40

  百合网创始人兼副总裁慕岩也是百合网的会员。慕岩第一次见到于丽莎(慕岩的妻子)的时候,两个人都没有给对方留下什么好印象。那是在2009年1月13日建外SOHO的味千拉面馆里,连续加班两天两夜的慕岩胡子没刮、目光呆滞,于丽莎心说,“这人可真够邋遢的”;匆匆赶来的于丽莎,裹着深褐色的大衣,也没有刻意打扮,一坐下来就大聊自己的工作情况,慕岩心想,“这姑娘有点傻啊!”

  当时谁也没有想到,8个月之后,两人闪婚了。让慕岩这段第一印象并不算好的恋情的最重要理由,是百合网心灵匹配测试系统给出他与于丽莎的匹配指数高达94%,与大学同学田范江(百合网CEO)联合创办百合网的慕岩知道,百合网成立这么多年来,如此高的匹配指数也很少见。

  百合网创建之初,慕岩就申请了账号,昵称“慕容岩岩”,几年下来,也累计收到过上千封女用户的来信。起初注册回信是为了测试系统的运行和用户体验,直到2008年,百合网的工作已经步入正轨,马上就要奔四的慕岩开始为自己的婚姻大事着急。他能想到最靠谱的解决单身问题的途径,当然是自己创办的百合网了。

  2008年,慕岩先后见了几次网友,但都没有后续。直到12月的一天,一封只写了“你好”两个字的来信引起了他的强烈关注,根据心灵匹配测试系统显示,两人的匹配指数达到了94%,慕岩不住内心的悸动,经过两三个回合的通信,两人决定见面。

  第一次见面没有擦出火花,但眼睁睁看着“最匹配”的爱人有可能与自己擦肩而过,慕岩不甘心,“怎么也不能了这么高的匹配度!”两人都是抱着这样的念头见了第二次、第三次,在第四次见面的时候确定了恋爱关系。他们发现,原来那个邋遢的胡须男这么幽默善良,原来那个傻里傻气的姑娘这么优雅知性,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

  当得知“慕容岩岩”就是百合网的创始人之一后,于丽莎的第一反应是“你不是在做调研测试吧?”慕岩也是在此时才得知,自己是太太注册两年多以来主动发的第一封信。他自豪地说:“还是我自己的这套系统靠谱啊!要不然茫茫人海,我要寻找多久啊。”

  像慕岩夫妇这样的“百合夫妇”已经超过了上万对。田范江经常会拿这些成功牵手的会员举例子:“你看,这对要是没成得多可惜啊,人们已经连认知的时间都没有了,又怎么可能找到一生的伴侣呢?我们就是要帮助用户首先认识自己,再帮他们认识别人。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们要做的就是知心这部分的生意。”

  不过,想要知心谈何容易。大多数人真正了解他人都需要花费多年时间,尤其是在婚姻大事上,人们往往需要打一场旷日持久的信息收集战,最后成功的几率也未必高。

  “你不觉得这样太浪费时间了吗?”田范江对这种凭着感性和体验来寻找配偶的方式提出了质疑:“人们总说人有千万,总有一个属于我。照这种方法,按照千万分之一的概率,要多久才能觅得知心人?如果你能一开始就知道对方大致是个什么样的人,那效率就高多了。我相信婚姻是可以通过一套精密的算法达到完美的匹配,这一点我们已经通过数据了。”

  田范江所说的精密算法,就是百合网的心灵匹配测试系统。简单来说,心灵匹配测试系统是把人通过恋爱类型、个性特征、价值观念、关系互动四个方面进行数据剖析,形成数据模型,再根据特定的心理学匹配算法,在百合网庞大的用户资料数据库中进行筛选,以匹配度数值为标准进行排名,将匹配者由高到低推荐给用户。

  心灵匹配测试系统可以在恋爱前起到匹配的作用,让系统筛出匹配度高、未来幸福概率高的对象,然后再培养感情,缩短两人互相了解的时间,减少犯错误的概率,调查表明,通过“心灵匹配”方式找到伴侣的夫妇婚后48个月的婚姻满意度高达83%。也可以在恋爱之后再来做这个测试,它就像一张体检表,展示了背后,两人在个性价值观上存在哪些差异,婚后可能出现什么问题和争端,以供预防。

  跟其他婚恋网站方便快捷的注册方式不一样,百合的所有用户在注册时,都必须完成12道心理测试题。根据这12道题的结果所得出的用户四部分性格特征:内向(I)/外向(E)、直觉(N)/感觉(S)、思考(T)/情感(F)、知觉(P)/判断(J),就能够将用户划分为隶属于四大部落的16种恋爱类型:意义追求部落—作家型(INFJ)、教师型ENFJ、记者型ENFP、哲学家型INFP;知识追求部落—型ENTJ、专家型INTJ、学者型INTP、发明家型(ENTP);安全追求部落—将军型ESTJ、公务员型ISTJ、主人型ESFJ、照顾者型(ISFJ);刺激追求部落—冒险家型(ISTP)、表演者型(ESFP)、艺术家型ISFP、挑战者型(ESTP)。

  完成这12道恋爱类型题还仅仅是完成了初级注册过程,只能判断用户的基本恋爱类型。要想更深层次地了解自己,获得系统精准推荐的理想伴侣,就还要再完成25道心灵匹配深度测试,去收集用户在个性特征、价值观念和关系互动层面的数据。比如婚后对于处理财产的态度等问题,系统能据此准确判断用户对价值观念层面中“消费观念”的真实看法。

  在心灵匹配深层测试中的算法更加复杂和多变。在个性特征层面,双方的性、支配性,以及方面要互补才能减少冲突;在内向外向方面要相似才更利于婚后生活的同步。在价值观念层面,双方在消费观念、经济观念、观念、生育观念等方面要尽量达到一致,如果不能达成统一,这些问题很可能成为婚姻的定时。在关系互动层面,双方的沟通意愿、程度、亲密倾向等指标要和谐,才能进一步推动双方关系的深入。这样面对不同的匹配对象,就能演算出上千种不同的结果。

  百合网在2006年成立了一家婚恋研究院,专门负责完善和调整心灵匹配测试系统。研究所负责人国30岁出头,在来百合网工作之前从事人事管理和咨询工作。用他的话说:“原来是与职位的匹配,太没技术含量了。现在是与人之间的匹配,这才有意思呢!”这话说得也符合他记者型人格的特点—对发现生命的意义非常有兴趣。

  在决定进入互联网交友这个领域时,田范江、慕岩、钱江三人对当时中国所有的婚恋交友平台做了调查。他们发现,包括新浪、腾讯、雅虎在内的门户网站,虽然已经拥有了庞大的用户群,但没有一家真正成气候。分析原因,主要存在两点:第一,用户反馈交友效率低下,用户体验部分存在严重缺陷;第二,网络不严肃,骗子多。

  田范江意识到,国外以原型的众多婚恋网站,虽然能方便地帮助人们汇聚数以万计的用户信息,但人脑没有能力迅速分辨、筛选出符合自己条件的对象,很快就被数据淹没了。如果能找到一种工具帮助人们去加工筛选数据,把它变成有价值的信息,那么这种增值服务对于用户将会非常有价值。

  把这个理论嫁接到网络婚恋市场上,三人希望能界范围内找到一种模式,可以帮助用户筛选掉目的不严肃的人,分析出价值观与个性是否相符合,迅速进入了他们的视野。eHarmony的年收入规模接近2亿美元,毛利润高达90%,一年能解决3万多美国人的婚姻大事。而这个网站能在美国众多的婚恋网站脱颖而出,秘诀就是一套有着几百道题目的测试题,能帮助客户分析自身的恋爱特点,并根据这个特点,为客户量身挑选合适的对象。参考这个模式,田范江提出了心灵匹配模式。

  “当时瞄准eHarmony模式的同行不止我们一家,但其他竞争对手感觉前景没有想象中的乐观,马上就放弃了,只有我们有信心一直走下去。原因是,我们在下决定之前已经做了充分的分析,是基于用户的需求做出的决定,即使是初期的效果不好,也不是大方向出现问题,只可能存在未来优化的问题。”

  2005年情人节,百合网诞生了。刚成立时仅有6名员工,办公场所就设在田范江的家里。百合网一开始就仿照eHarmony自主开发了一组心理测试题目,测试虽然简单,但因为是首创,依然引起了广大用户的好奇心,纷纷注册体验这项新服务,新增用户很快由每天1000人迅速上升到每天4000人。

  2005年9月,在拿到美国创投Mayfield和GSRVC(金沙江创投)联合向百合投资的200万美元后,田范江做的第一个决定就是找到了国外著名的心理学家亚历山大·阿维拉博士,斥资100万元人民币把他研究了十几年的爱情匹配理论独家引进中国,这就是百合网的第一代心灵匹配测试系统。

  经过几个月的测试和检验,田发现第一代心灵匹配测试系统“水土不服”了,比如系统中关于外国人区分内向和外向的标准完全不适用于中国。除此之外,系统只能测量恋爱类型,对个性特征、经济观念、生育要求、消费习惯等价值观念的测量并没有涉及。在田范江看来,每个用户就是一条数据,这套系统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原始数据的真实性和准确性,如果输入的是垃圾,输出的也是垃圾。

  2006年3月,百合网拿到了第二笔融资款,硅谷著名创投NEA联手他们的中国伙伴NorthernLightVC(北极光创业投资基金)联合向百合网投资900万美元。田马上邀请了国内最优秀的心理学专家以及北师大心理研究院帮助百合网进行心灵匹配测试系统的本土化改进,组建了百合网婚恋研究院。

  2006年6月开始,王带领30多名研究人员走访3000多对夫妻,提取了广泛的样本,分析出100个影响婚姻的因素,通过数据研究婚姻幸福的规律,不断筛选和优化,留下最能代表中国人特点的关键指标,最终确定了通过30个关键维度的相互比较,为用户提供匹配。2007年实现了新数据与老数据的对接,第二代本土化的心灵匹配测试系统上线月,百合网对心灵匹配测试系统进行了第三版改进,在保持准确度的同时,将题目压缩到原来的1/3左右。心灵匹配测试系统还会根据婚恋研究院每年一度的中国人婚恋态度调研,来进行数据补充和完善。

  为了能使匹配度更加准确,百合网在这套系统的完善上前前后后花费了将近1000万元,其中的核心算法和技术更成为了百合网的最高商业机密。田范江很清楚,数据生意做得越久,功能越强大,其他竞争对手就难以复制,越有利于保持领先的优势。

  百合网从创建之初就植入了两个创始人身上的基因。1991年,田范江和慕岩同时考入大学计算机系,成为了一间寝室上下铺的好兄弟。基于相同的喜好,两人在大二的时候一同创办了心理研究学社。

  毕业后,田范江继续在大学攻读工科博士学位。田范江属于知识追求部落的专家型,喜欢钻研,喜欢构筑一些新的理论体系,用新的方法来解决一些已有的问题。适合专家型的职业主要包括了三个,技术专家、咨询顾问、创业,这三类工作田范江都做过。在实验室器皿堆里泡出来的实事求是和在咨询公司磨出来的有一说一,被田范江带到了百合网。公司上下都知道,田总做决策首先要看数据,“相比于人的经验,数据得出来的结论更加真实有效。”田范江说。

  在百合网将填写12道性格测试作为注册过程中的一部分时,很多互联网圈的朋友提出了质疑:“中国互联网处在一个浮躁的现状,这么长的注册过程不可能被用户接受。”其实,在做出这个决定之前,田范江已经做了一系列数据测试。不同版本、不同长度的心理测试的用户流失率分别是多少;在用户中,有多少比例的人会真正因为注册时间长而放弃注册。

  经过数据检验,田范江发现测试题目数量在50道以上时,会有40%的用户流失,但如果能控制在40道以内,流失率可以保持在10%之内。经过多次演算,技术人员找到了平衡点,既能把用户流失率控制在可接受的范围内,又能过滤掉目的不严肃的注册者,用户的高质量,不心灵匹配测试系统的初衷。

  如果说田范江属于知识追求部落中专家型的数据基因是与生俱来的,那么属于意义追求部落哲学家型人格的慕岩对于数据的态度则多是后天影响。

  毕业后,慕岩选择赴美国麻省大学攻读博士,之后进入微软中国研究院、美国WebEx公司从事技术开发工作,回国后创办信诺思软件公司,成为中国酒店宽带业务系统的领先供应商。尽管在生活中慕岩要随性得多,但多年的理工科教育背景和技术型工作经验,使慕岩在工作方法上与田范江如出一辙,很多次在大伙儿做决定的前一秒,他还会跳出来提醒:“等一下,有一部分数据咱们还没有看到呢!”

  创办百合网的时候,慕岩还是单身。在心灵匹配测试系统完善的过程中,慕岩对于这个产品应该做成什么样子,从一个单身的角度提了很多意见,同时他也成了这个产品的积极使用者。“我太明白不合适的两个人硬拴在一起是件多么痛苦的事了。”

  慕岩在研究生毕业时结束了一段长达4年的爱情。两人最初的感情很好,但随着交往的深入,越来越明显的价值观差异了出来。出国后,两人最终决定分道扬镳,朝着两个不同的方向发展。分手后,慕岩把自己关在小黑屋里哭,连续几天没出门。

  在这次感情创伤之后,慕岩逐渐认识到婚姻匹配的重要性,在对待感情的态度上也更加。“我明白,婚姻和爱情是不同的。爱情是化学反应,但婚姻是社会性的行动,是两个家庭的结合,要经过考察、磨合、试探,最后才能做出终身要在一起的承诺,是的。”慕岩在国外的时候曾经参加过朋友组织的相亲会,也用过当时风靡一时的雅虎“有缘人”,都以失败告终,直到自己创办了百合网。

  老板的身体力行让百合网员工也都“皈依”心灵匹配测试系统,第一次见面他们的开场白总是:“你是什么型人格?”而他们每张名片上都印着“我是具有特点的型人类”。在新职工的入职欢迎会上,百合网送给员工的第一个礼物是水晶百合VIP使用账号,通过这个账户,员工可以免费利用百合网的资源寻找另一半。慕岩曾经员工:“一年之内没有找到男朋友女朋友的,年底没金!”结果一年之内,两位老板收喜帖收到手软,发红包发到心疼。

  通过百合网结识的新人有很大一部分是闪婚,在田范江的记忆里,最快一对结婚的小两口是在第一次见面之后聊了一天一夜,第二天就去民政局领证了。用他们自己的话讲,谁让民政局周日不办公呢,要不我们天一亮就直接去了。

  在他们的决定受到家人质疑时,田范江站出来说话了:“谁说闪婚就是冲动?就像狙击手扣动扳机一样,如果对自己要什么样的人非常清楚,一见到符合标准的人马上就能结婚。很短时间做的决定不一定是错的,主要是看你做出决定的依据是否充分。心灵匹配测试系统现在还不能还原涉及爱情和婚姻的全部方面,但我们的确已经做到一大部分了,已经可以与一见钟情的化学反应交叉互补。”

  百合网办公区的大门两侧设有一面贴满会员婚纱照的相片墙,作为百合网创始人,田范江每次过时总要停下来仔细端详几秒,嘴里嘟哝着:“挺好,挺好!”